第1章 开闸泄洪

第1章

开闸泄洪

当那个男人压下来的时候,林浅是有感觉的,只是无奈四肢乏力不能反抗。

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,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。

大伯竟然为了钱把她卖给一个五十好几的糟老头。

那是她的亲大伯啊。

她不该对他们没有防备之心的。

她恨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林浅渐渐有了意识,睁开眼,外面的天已经微亮,动一动手指,她能动了。

林浅撑着破碎的身子坐起来,利落的短发此刻凌乱得有些狼狈,碎发遮眼,她本能地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,微微仰首,柔和的下颚线条包裹着清润微翘的下巴,白瓷玉般的精致五官恍若天成。

短发及耳,帅气的肩颈线条一览无遗,在微弱的光线下,好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年,哦不,是少女。

林浅用薄被紧裹着自己的胸口,薄被下面是她光洁无暇的身子。

昏暗的房间,她一双葡萄眼灵动而又明亮,左右侦查着这里,这里充斥着一股复杂的味道,酒精味、香水味、烟味,还有男人的……令人作呕的味道。

整个人酸麻胀痛就跟散了架一样,特别是两腿之间,一动就扯着肉一样,火辣辣地疼。

身旁的男子还在熟睡,他是趴着睡的,脑袋背对着她,微弱的光线让她只是看到了模糊的背部轮廓。

他沉稳均匀的呼吸声,不大,要仔细听才能听到。

不要脸的糟老头,待我浅小爷养精蓄锐,一定叫你后悔莫及。

林浅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,慢慢地滑下床,在地上捡起一团衣服,手抖着赶紧穿上。已经顾不得衣服破不破了,她得趁男人醒来之前逃出去。

对,逃出去!

可是,事与愿违,当她刚站起来想要往门口跑的时候,右腿软了一下,整个人对着地面一头栽了下去。

“咣当”一声,什么东西被她的手给碰下来了?是他的裤子,裤头上系着皮带,皮带头是金属质地,落地有声。

床上的男人明显被吵醒了,双手一撑要起来。

林浅着急啊,右手擒住皮带头,左手抱着裤子,心一狠,力一发,猛地朝男人的后脑勺上砸去。

“额……”男子发出了一声闷响,又重重地趴了下去。

林浅没想太多,她丢掉了裤子,踉踉跄跄地跑出了房间。

必须,逃出去!

天色大亮,李不言按响了主子房间的门铃,可是里面无人响应,于是,他直接刷卡进入。

一进去,见到眼前的情景,李不言的心都抖了起来,“首长,首长,你怎么了?”

“嘶……”顾城骁眉头紧蹙,一夜宿醉,前面昏,后面痛,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盖着。

李不言堂堂七尺男儿,吓得都快哭了,“首长,万幸您终于醒了,您没事吧?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昨天晚上首长喝了酒,他送首长到房门口时,首长明明很清醒,还让他早点回房休息,早知道他一定送首长进屋,确保安全了再离开。

李不言扶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