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章.四分之三颗苹果(一)

“爬起来,你个废物!”军士一脚踢得康威少校猛一惊起,却是直愣愣扑进来一张僵硬扑克脸。

“怎么!你要亲我一口?废物!”箍着袖标的军士旋即拎着这不服管教扔来挨训的叼毛小子的后脖颈,拎鸡崽般往前一掷,顿时令他摔了狗啃泥。

“一二三四!我爱陆战队!我的陆战队!你的陆战队!我们的!陆战队!”另一支队列训练的士兵们奔过硬化水泥路面,军靴踏得震天响,然而还是敌不过全域战机掠过的蔚蓝轰鸣与某人的惨叫。耶稣啊,压着帽檐的阿斯特丽德想到。

这就是我钟爱的军队。

“咳咳。”阿斯特丽德适时地站在提着哨棍要打的军士侧边,握着拳头清了清嗓子,附近士兵立刻立正站好。

“长官!”一颗银星锻在肩章,就算不认得陆军校官常服也认得出这是什么。阿斯特丽德微微低了低墨镜,说道:“军士,我来接手?”

也许上头挂念着这小子,专门下了力气嘱咐,这个军士虽是大声汇报,却一步不退。“长官!此人伪装军官,临战退缩,奉命教育!军队是个大熔炉,专门把废钢炼成精钢。”

“需要我说第二遍吗?军士?”阿斯特丽德不耐烦地单手叉腰,鲜红的竖1徽章隐而不露。意识到惹了谁的军士不自觉咽了口唾沫,干涩道:“长官!遵命!长官!”

“跟我来。”阿斯特丽德朝着康威轻点下巴,头也不回迈步便走。后者双手一举,哗啦啦晃着手铐,“嘿!解开。”军士嘟嘟囔囔地推搡开,末了等走远了才骂道:“天杀的全金属贱人。”

墨镜折射着午间骄阳,大檐帽白头雕下的橄榄纹都快熠熠生辉了,阿斯特丽德稍稍偏头看了康威那副狼狈样,嘲笑道:“怎么?你没把自己弄成司令?”

“吗的,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见鬼。”康威忙着弄平皱巴巴的衣领,四处拍着灰,半晌才郁闷道:“我得庆幸这是在祖康福特的脑袋里,要是

你的梦,天杀地,我非在战俘营。”

阿斯特丽德不咸不淡地“呵呵”两声,掐着表说道:“这是座新兵营,祖康福特曾经负责派瑞斯岛的陆战队新兵,要赶在安保发现我们前找到他。”她很快注意到康威盯着她看。

“我脸上长花了?”

“我在想你可能最近的确喝了点……”

阿斯特丽德立时抱着胳膊,搂过康威脖子用力夹到,淡淡道:“下次我建议你做梦前搓一搓,省的我替你打出一堆蒂芙尼袖扣。”

“那是温特,去查查他。”阿斯特丽德迅疾一把推开他。新兵队列消失在树荫道,在军人食堂外蹲着两抽烟的毛头大兵。

“被你抓现行了。”脖子晒得通红粗糙无比,活脱脱一德州牛仔的矮个扔掉烟头,斜着眼道,一旁提着两弹药箱的高个八字胡哼哧一笑。“看来你们都在他手底下混过。”阿斯特丽德说道。

康威耸着肩膀,这副没正样很难让人把他与波塞冬中坚军官联系起来,但却会认为这是个胆大包天的混球。翘着指头说道:“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