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襄阳与南京九

第六十八章襄阳与南京九

大战在即,战场之上反而平静下来了。

双方隔离一两里的位置的距离遥遥相对。看着对方的阵势,在号角的命令之下,默默的调动人马。还有双方的旗帜,在江风之中,相对摇摆。

忽然一名骑士从清军阵势之中飞驰来见郑成功。

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王爷念郑将军也是一位英雄,如果能早早来投,可以安享富贵。”这使者是一个汉人,他语气之中结结巴巴说道:“如果负隅顽抗,到时候玉石俱焚,就不好了。”

这个人口中说虽然是威胁的话,但是却没有一丝威胁的意思,反而有一种惊吓过度的样子。

郑成功冷哼一声,说道:“来人,割下他的鼻子。”

使者大惊,却两个侍卫死死的按住,随即有一人上前,拔出匕首,一刀下去,将这个人的鼻子给割下来了,这个使者大声惨叫,鲜血长流,痛得在地面之上打滚。

郑成功冷冷的说道:“父仇不共戴天,无须多言,告诉多铎,战场之上见。”

这使者回到多铎身边,怎么回话不去说了。反正多铎也没有想过能将这么轻易的将郑成功劝降,换句话说,即便是郑成功投降,多铎也不相信。

使者来往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。

多铎见郑成功割鼻却使。也丝毫不在意,手一挥大队人马如同潮水一般冲来了上来。

战事正式开始。

首先冲上来的不是八旗士卒,而是汉军士卒。

辽东汉军在与清军对抗不知道多少年之后,纷纷投入了清军麾下,大多成为汉军旗的一员,这些人单单从战斗力上来说,或许差清军一些,但是相差并不不多,不然也不会对抗清军这么多年了。

最为讽刺的事情,就是这些人在而今大清政权之中,反而是可以信任的一员,因为在大清而今的政治潜规则,就是重用旗人,再扩散一点,就是重用辽人,是将这些当初的对手,列入统治的核心层了。

辽东汉军骑兵多用三眼火铳,这猛地冲上来,几乎瞬间引动了对面的无数火炮,火铳。

只见在阵势之前,大大小小的帆布扯开,一门门大炮露出身形,一时间无数炮弹就好像是铺天盖地一样打了过来。

人喊马嘶之声,都被大炮的轰鸣之声所遮盖住了。

大炮有他固有的顽疾,就是发射频率问题,故而真正列在阵前大炮,都是一些小炮,用得最多的是佛郎机炮与虎蹲炮,全用散弹。一瞬间将阵前的空间几乎全部封锁了。

冲阵的汉军,落马的落马,被打死的打死。凄惨无比。

多铎的脸色不变,对今日之事早就有预料了,他注意的反而郑军的火炮数量密度与分布。他拉开千里镜在郑军阵前看了一遍,缓缓的收起来说道:“开炮吧。”

多铎一声令下。

一门门大炮轰了出来。

多铎用的是红夷大炮,这红夷大炮就在阵前,瞄准的就是对面的阵型,因为为了抵抗清军骑兵的冲击,郑军士卒的阵型相当密集,红夷大炮对人员的杀伤力其实并不是太大的。

毕竟红夷大炮发射的是实心弹,实心弹,只能打一个点,即便是发生了跳弹,也不过是一条线而已。但是如果面对密集阵型的话,就另当别论了。。

一时间,郑军士卒有些骚动。

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面对大炮轰击,而屹立不倒。

面对这样的炮击,郑军能做到,就是拼命的开炮。

一时间大炮成为了战场之上的主旋律。

双方炮弹飞舞,似乎都在互相伤害,但是相比之下,郑军承受的伤害更大一些,因为在多铎的指挥之下,清军阵势相当松散,倒不是说,没有被打死,而正如之前所言,哪怕是红夷大炮,轰击之下,能杀的人也不是太多。

而且交战的主战场,就在南京北边,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