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 夏坤同学的清醒梦

[]

吕思勤是陆总医院声名显赫的主任医师,专攻神经科疑难病症和神经心理障碍疾病,每天来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,要挂他的号往往都要靠黄牛才能拿到。

在今天,他接待了一位年轻的病人,他看上去和自己以往的病人不太一样,清秀、稚嫩、充满朝气,看上去很有精神,只是眉宇间有些不安。

“我看看……你是叫夏坤对吧?”

“对,我是。”

“不用紧张,坐下来慢慢说。”

吕思勤和蔼地邀请夏坤坐在自己对面,

“今年17岁?那在念高中吗。”

“嗯……今年高三,在红梅一中念书。”

“这样。”

高三的学生心理压力十分巨大,红梅一中尢甚。吕思勤合上病历本,上下打量着夏坤,

“大概是什么方面的症状?”

“跟睡眠有关,但是……也不全是。”

“你不是因为失眠问题来找我的吧?我看你气色还不错啊。”

“嗯……我也不太清楚该怎么解释。”夏坤摸摸后脑勺。

“那你描述一下症状吧。”吕思勤耐心有限。

“最近,在我睡觉做梦的时候,总是能很清楚地记住梦里发生的事情……”

吕思勤愣了愣,“就只有这样?”

“还有,”夏坤解释道,“几乎从入睡开始,我就梦见自己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白色空间里待着,我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,几乎和现实生活的时间流逝速度一模一样。”

“那只是错判吧?有什么依据呢。”

“不是错判,医生。”夏坤提醒吕医生道,“是正确判断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是正确的?”吕思勤扬了扬眉毛,“你刚说了,你的梦境里空无一物。”

“我也说不上这种感觉,”夏坤顿了顿,“我在梦里所想的事情,醒来之后全部都记得——有一天我实在闲的蛋疼,就开始试着去背诵学过的古文,醒来之后,那些在梦里背过的诗一点也没落下,记忆很深刻;有的时候,我就在梦里思考自己白天不会解的一道习题解法,在梦里想通以后,立刻起床拿草稿纸去算,结果完全正确。”

在梦里正常思考?吕思勤有了些兴趣。

“……这种状况持续多久了?”

“一个星期吧。”

吕思勤扒了扒夏坤的眼睛,然后又用听诊器听了听夏坤的心率,做了一些常规检查。

吕思勤取下听诊器道,“你有没有疲乏的感觉?”

“有倒是有一些,我平时只睡五个小时左右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吕思勤点点头,他啧啧舌道,“按照我的推断,你现在的症状应该是清醒梦……这其实应该算是认知心理学的范畴,对我而言有点超出范围了。”

“清醒梦?”

“也就是说,你会在梦里保持着一个清醒的状态,心理学上称其为cid dreag。”

吕思勤年轻时在国外留学,稍微有些粗浅涉猎,“你在梦中拥有着清醒时候的思考和记忆能力,这是一些人与生俱来的天赋,有的人很频繁,有的人很少,并且似乎是可以通过后天锻炼的。”

“那、对身体有害吗?”这才是夏坤最担心的问题。

吕思勤摇摇头,“目前医学界普遍认为清醒梦没有坏处,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;但人一辈子会做清醒梦的几率很小,而且多在儿时发生,像你这样连续几天保持同样状态的人非常罕见……这样吧,我先给你开一些安神补脑的药,你先拿去吃几天,如果状况还是没有好转的话,我私下认识一位做梦境解析研究的心理学专家,需要的话你可以联系她。”

说着吕思勤就把朋友的联系方式写在纸上交给了夏坤,夏坤恭敬地双手接过信纸,折好后放进兜里。

“好的,谢谢医生,麻烦您了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这样病人的问题就解决了。

虽然也很好奇这孩子今后的境遇,但吕思勤还是很难相信他的说辞。

毕竟,真正的清醒梦很多人一辈子才会做那么一两次,如果说他确实能够在睡觉时间做任何思考还不耽误休息,那就意味着他一天24小时都能维持思考状态。

除此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