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乖巧懂事且听话

两扇巨大无比的铁门冲击视线,明恬偷偷把手揣进了卫衣口袋里。

可还没热乎两秒钟,右手就被人拎出来,紧紧的十指相扣。

紧绷的小脸这才铺陈出星点笑容。

许晏拉着她走到铁门旁边的守卫处,同那人低声说了几句,便畅通无阻的进去。

甚至还有人在更远的地方等着给他带路。

带路的人看着同许晏认识,一来一往的交流。

明恬在边上没法插话,却又好奇。

直到陌生人把两人带到一扇紧闭的小门附近,打开,里面是她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几扇被拼接起来的巨大玻璃。

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里面静坐,像是在等着他们来一样。

“这……”隔着扇玻璃,明恬却能感受到那人不一般的气场。

许鸣杰。

前不久照片风波过去,就被卷入了更深的旋涡里,说是任职期间采用非法手段逃税,刻意抬高地皮价格造成市场秩序混乱,被关了进来。

许晏朝前走了一步,做出个刻意把她挡在身后的动作,穿着特殊服装的许鸣杰看见也没多说什么。

脸色极为平静。

“我带明恬到这来,只是想让你亲口和她说声对不起。”

话里的威逼意图很快充斥了屋子里稀薄的空气。

许晏语气很淡,像是完全对着一个陌生人:“我知道,你有私人律师,那些罪名应该也关不了你太久,至少在临死前还能出来透口气,但你没办法否认曾经被你刻意伤害过的人,许鸣杰,你必须道歉。”

“许晏。”沉默的人忽然开口,眼神浑浊,“我是你父亲。”

“可她是我母亲!”声音一瞬间提高到爆发的临界点。

十指紧扣的那只手却被另一人收紧。

再睁眼的时候,能感受到许晏已经在极力克制的情绪,声音又降下来:

“你的自私偏执把她逼到绝路,她去世以后,我对接下来的人生就没了多少期盼,你知道吗,我怕自己会因为由你带来的阴影,去连累别人。”

“可能让我看清前路的第二个人,出现在了贫瘠的生命中,在那里,生根发芽,所以我想要呵护她。”

“你最不应该做的,就是打着栽培我的旗号,想要去伤害她。”

“所以,跟我未婚妻道歉。”

……

*

从监狱出来的时候,明恬第一个动作不是感动的扑在他怀里,而是眨巴眨巴眼睛,格外诚恳的问了一句:

“你刚说我是谁?”

许晏故意装不懂:“明恬。”

她又继续:“那前头不还有个称谓吗,说说呗。”

反正都说了一次了。

可明恬还是低估了某人的厚脸皮程度。

即使眼波盈盈的望着他流畅的下颌线也不管用。

只见着一张薄唇张合,吐出淡淡字眼:“走吧,上车。”

她顿时失望地就差在地上打滚,最后也是听到铁门边上站岗的人一两声咳嗽,才收了心思。

低头沉默着走到机车旁边。

两只胳膊张开:“抱我上去!”

许晏无奈,只能顺毛微微弯腰,一双手带着她身体两侧,一个用力把小姑娘腾空而起。

刚要抬头的时候。

就见着坐下的人动作却不老实,伸出一只手猝不及防撑在脸颊的酒窝上。

指着自己问:“再说一次,我是谁?”

许晏视线一滞,喉结也跟着动了下。

身后不远处毫不意外传来明显憋不住笑的两声。

没等他扭头,立刻识趣的一秒变得严肃。

尴尬的情形落在明恬一双眼里,也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从一开始她就看出来了,这里的人和许晏应该是认识的,而且不是只见过几次面那种脸熟的关系,说是有过命的交情她都信。

可另一方面……

许晏究竟是为什么会和这里的人认识呢?

一边静默站着的男人,见车上的人已然神游天外,视线飘忽的状态,贴着耳朵就和明恬说了一句。

两个字。

明恬脸上的手放下来,接着锤了下他肩膀。

想要做出生气的表情不理会,却想起刚才一闪而过的念头。

神神秘秘的小声说了句:

“傻子哥。”

熟悉的称呼带着点难以言说的亲密,马上,让人顾不上去生气的下一句话就冒出来:

“你是不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?”

许晏听得清楚,当即一只手盖在她头顶压下来,扯着笑说:“想什么呢,你男人我可是多清白的一个人!”

明恬不太信:“那你和那几个小哥哥怎么认识的?”

挑眉看向许晏身后。

他听到话中不容忽视的一个称呼,眯着眼睛回:“上高中之前,我在边疆待过,那时候认识的,他们后来转业来这上班。”

明恬点点头。

说起来他离乡背井,和她的关系也是不浅。

原来如此,有点兴奋地说:“难怪人家浑身气质看着就不一般,怪帅气的!”

保家卫国的英雄,自然比在健身房里练出来花架子不一样。

因为小时候家里就孤儿寡母,她和姥姥两个人,就经常作为被重点救助的对象,渐渐地,明恬骨子里也被许多情怀渲染得透彻。

要不是中途出了点意外,她消极了好长一段时间,不然都快忘了从小就有的倾慕之情。

明恬有一点,思考问题时完全不会考虑到收敛自己的情绪或者怎样,尤其是在自己信任的人身边。

眼见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。

有人绷着一张脸,一言不发。

*

许晏没把她载回紫庭府或者两人住对门的小区。

而是在第三个十字路口拐弯进了家高级餐厅。

明恬一只脚没踏进去就嗅到了由内而外传来的一股金钱味道,小资情调。

两人穿得都不是十分正式,还差点被门口的服务员给拦在外面。

最后还是许晏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。

黑色鎏金的卡面上淡淡抹着几个明恬看来格外熟悉的字眼,伴随着服务生的点头哈腰,她也想了一路自己在哪看过。

进到最里面的一个包厢,她总算想起来了。

下意识翻自己的包包。

“别找了,这不是你那张,这玩意,小爷我也有。”格外平常的一句话经由许晏口中说出,好像,不是特别高兴?

明恬顿时不动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